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是在教育部全国高校古籍整理委员会直接指导下的重点研究所,经吉林大学历史系于省吾、金景芳两位著名学者与当时历史系主任张忠培教授的筹划,于1983年8月创建的。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建立后,隶属于全国高等学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其工作受到高校古委员会的具体指导。吉林大学院系整合后,确定为部属校管所,有独立的行政机构和人员编制。[More...]
师资队伍
单育辰
基本情况
姓名: 单育辰
性别:
职称: 副教授
所在系别: 古文字研究室
是否博导:
最高学历: 研究生
最高学位: 博士
电话: 043185166193
详细情况
讲授课程: 《说文》与古文字字形(硕士课,第一学期);简帛选读(硕士课,第二学期);战国文字研究(硕士课,第二学期);文字学技能(硕士课,第二学期)。
教育经历: 2004年9月考入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2007年7月获硕士学位。2007年9月考入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2010年7月获博士学位。硕士、博士的专业都是历史文献学古文字方向。
科研项目: 2011年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新出楚简《容成氏》研究”;2011年度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直接资助项目“楚地战国简帛与传世文献对读之研究”;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五十批面上资助项目“郭店儒简整理与研究”;2014年度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直接资助项目“郭店《尊德义》《成之闻之》《六德》三篇整理与研究”;2015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甲骨文动物字形整理与研究”;2016年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近出楚简与传世文献对读研究”。
学术论文: 一、专著
[1]单育辰《楚地战国简帛与传世文献对读之研究》,中华书局2014年。[2]单育辰《郭店〈尊德义〉〈成之闻之〉〈六德〉三篇整理与研究》,科学出版社2015年。[3]单育辰《新出楚简〈容成氏〉研究》,中华书局2016年。

二、论文
[1]单育辰《一九○○年以来出土简帛一览》,《简帛》第一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2]单育辰《再论沈子它簋》,《中国历史文物》2007年第5期。[3]单育辰《秦简“柀”字释义》,《江汉考古》2007年第4期(CSSCI)。[4]单育辰《燕尾布“十”字考》,《中国钱币》2008年第2期。[5]单育辰《我方鼎新诂》,《考古与文物(2007—先秦考古)》。[6]单育辰《上博竹书研究三题》,《简帛研究二○○五》,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7]单育辰《谈战国文字中的“凫”》,《简帛》第三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8]单育辰《战国卜筮简“尚”的意义——兼说先秦典籍中的“尚”》,《中国文字》新三十四期,艺文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9]单育辰《〈容成氏〉中的“端”和“屦”》,《湖南省博物馆馆刊》第五辑,岳麓书社2009年。[10]单育辰《〈昭王与龚之推〉的再研究》,《全国楚简帛书法艺术研讨会暨作品展论文集》,湖北人民出版社2009年。[11]单育辰《谈晋系用为“舍”之字》,《简帛》第四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12]单育辰《试论〈诗经〉中“瑕”、“遐”二字的一种特殊用法》,《古籍研究》2009卷,安徽大学出版社2010年。[13]单育辰《〈容成氏〉杂谈(三则)》,《简帛研究二○○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14]单育辰《〈君人者何必安哉〉的再研究》,《吉林大学第二届博士生学术论坛论文集(文科)》,吉林大学出版社2010年。[15]单育辰《始皇廿六年诏书“法度量则不壹歉疑者”补论》,《中国文字》新三十五期,艺文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16]单育辰《〈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六)〉研究二题》,《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4期(CSSCI)。[17]单育辰《上博七〈凡物流形〉、〈吴命〉札记》,《简帛》第五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18]单育辰《浅谈数位化时代的出土文献及相关资源数据库》,《中国文哲研究通讯》第二十一卷·第二期,2011年。[19]单育辰《谈清华简中的“舫舟”》,《出土文献》第二辑,中西书局2011年。[20]单育辰《甲骨文所见的动物“麇”和“廌”》,《甲骨文与殷商史》新二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21]单育辰《楚文字两考》,《简帛》第六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22]单育辰《甲骨文中的动物之一——“虎”、“豹”》,《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第四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23]单育辰《包山简案例研究两则》,《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2年第1期(CSSCI)。[24]单育辰《楚地遣策“宛”字的用法》,《湖南省博物馆馆刊》第八辑,岳麓书社2012年。[25]单育辰《由清华简释解古文字一例》,《史学集刊》2012年第3期(CSSCI)。[26]单育辰《甲骨文字考释两则》,《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12年第5期(CSSCI)。[27]单育辰《“狸”、“豻”名称考实》,《华夏文化论坛》第七辑(CSSCI),吉林文史出版社2012年。[28]单育辰《甲骨文所见的动物之“狐”》,《古文字研究》第二十九辑,中华书局2012年。[29]单育辰《战国简帛文字杂识(十一则)》,《简帛》第七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30]单育辰《作册嗌卣初探》,《出土文献研究》第十一辑,中西书局2012年。[31]单育辰《也谈张家山汉简中的“偏捕”、“偏告”》,《甘肃省第二届简牍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32]单育辰《〈昭王毁室〉的再研究》,《楚简楚文化与先秦历史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湖北教育出版社2013年。[33]单育辰《甲骨文所见的动物之“麋”》,《出土文献》第四辑,中西书局2013年。[34]单育辰《从战国简〈曹沫之陈〉再谈今本〈吴子〉、〈慎子〉的真伪》,《出土文献研究》第十二辑,中西书局2013年。[35]单育辰《释“顿”》,《中国文字学报》第五辑,商务印书馆2014年。[36]单育辰《焂卣补释》,《古文字研究》第三十辑,中华书局2014年。[37]单育辰《近出金文词语考释两则》,《考古与文物》2014年第5期(CSSCI)。[38]单育辰《再谈甲骨文中的“祸”》,《出土文献》第五辑,中西书局2014年。[39]单育辰《里耶秦公文流转研究》,《简帛》第九辑(CSSCI),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40]单育辰《郭店简文字研究三则》,《中国文字研究》第二十辑(CSSCI),上海书店出版社2014年。[41]单育辰《古代典籍中“麟”之原形考》,《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建所三十周年纪念论文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42]单育辰《“蝌蚪文”谭》,《出土文献研究》第十三辑,中西书局2014年。[43]单育辰《甲骨文中的动物之一——“熊”“兔”》,《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第六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44]单育辰《〈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八)〉文字考释》,《出土文献语言研究》第二辑,暨南大学出版社2015年。[45]单育辰《说“㣇”及相关诸字——甲骨文所见的动物之十三》,《简帛文献与古代史——第二届出土文献青年学者国际论坛论文集》,中西书局2015年。[46]单育辰《说“兕”“象”——“甲骨文所见的动物”之六》,《饶宗颐国学院院刊》第二期,中华书局(香港)有限公司2015年。[47]单育辰、李松儒《介绍一件罗振玉旧藏的羹匕》,《经学文献研究集刊》第十三辑,上海书店出版社2015年。[48]单育辰《清华三〈诗〉、〈书〉类文献合考》,《清华简研究》第二辑,中西书局2015年。[49]单育辰《甲骨文所见的动物之“猱”》,《鼎甲杯甲骨文字有奖辨识大赛论文集》,中州古籍出版社2015年。[50]单育辰《说“蛇”“犰”——“甲骨文所见的动物”之十五》,《第五届中国文字发展论坛论文集》,中州古籍出版社2015年。[51]单育辰《〈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九)〉杂识》,《简帛》第十一辑(CSSCI),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52]单育辰《1900年以来出土简帛一览(续)》,《简帛研究二○一六·春夏卷》(CSSCI),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53]单育辰《甲骨文所见的动物之“鹿”和“萈”》,《出土文献研究》第十五辑,中西书局2016年。[54]单育辰《由清华四〈别卦〉谈上博四〈柬大王泊旱〉的“解”字》,《古文字研究》第三十一辑,中华书局2016年。[55]单育辰《说甲骨文中的“豕”》,《出土文献》第九辑,中西书局2016年。[56]单育辰《倝伯丰鼎考》,《历史语言学研究》第十辑(CSSCI),商务印书馆2016年。[57]单育辰《釋甲骨文“戕”字》,《清华简〈系年〉与古史新探》,中西书局2016年。
获奖情况: 获吉林大学2009年笹川良一奖学金;获吉林大学“2010年优秀毕业研究生”称号;获教育部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2010年第十一届中国古文献学奖学金博士生二等奖;获吉林大学2011年优秀博士后奖;获2012年吉林省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获“吉林省优秀博士后研究人员”称号。《楚地战国简帛与传世文献对读之研究》(中华书局2014年)获2014年“第一届董治安先秦两汉文学与文献研究奖”一等奖、获2016年“第一届李学勤裘锡圭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青年奖”二等奖。

版权所有: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 2017 ©   Power by leeyc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电话:0431-85166193 E-mail:zhhl@jlu.edu.cn